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寡妇欲情

寡妇欲情

作者:作者:  来源:  人气:加载中  时间:2018-11-03


十年了,自从文星壮年去世后,夜深人静孤床独眠、月夜良宵床空被

寒,似乎习惯了独处,孤寂也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但是这两天却似

乎特别难挨,以前不管如何,一方面操持沈氏集团的庞大业务,一方

面儿子的课业、成长也需出心力,精疲力尽之余,夜似乎变短了,就

算是儿子出国留学的那几年,茂荣也算是懂事的小孩,总是不时透过

越洋电话嘘寒问暖一番,虽然无法日日见面,总还有很快就能回到身

边分忧解劳的喜悦。这几年来沈氏集团的业务稳定成长,茂荣回国后

也逐渐熟悉业务,自己退居第二线,十年劳苦换来今日的成就,卸下

仔肩的悠闲,时间多了,却也凭添些许无聊,尤其是忙完茂荣的婚事

后,自己以后的生活重心会是什么呢?事业还是孩子?事业不需自己

操心了,孩子大了,也有自己的天地,以前听人说孩子结婚前是妈妈

的,结婚后是太太的,如今自己正在唧嚼这一分空巢的孤寂。尤其前

天茂荣与新婚妻子到纽澳度蜜月,这一去就要半个月,这偌大的房子

又剩下自己和parttime的女佣人——张妈了。

前天晚上,无意之间经过儿子的新房,房里“噗吱、噗吱”的抽插声

、急促的喘息声和荡人的呻吟声,迴荡在午夜的宁静中,一方面心喜

儿子长大了,自己说不定很快就可以当祖母,含饴弄孙,一方面却也

无端挑起她久未骚动的心田里的情慾之念,回首来时路,不免黯然生

伤,三十初头就当了寡妇,对于曾经沧海领悟过男女交欢时那种销魂

蚀骨的快感,成熟妩媚的她生理上必然的有所需求,但自从文星去世

后,夜深人静之际只要想起过去的鱼水之欢、夫妻恩爱的情景,不免

潸然泪下,情慾与孤寂纠缠的万般无奈,身为未亡人的她痛苦到了极

点,每每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可是我们这个社会,对待年轻的未亡人

有很多道德的约束,比对黄花闺女还要苛求,比对白发老妇还要残酷

。尤其特别的是,我还拥有数亿遗产,更增加了人们对我幸灾乐祸的

心理,他们在冷眼旁观,看我孤儿寡母如何无依的走下去?当然在成

为众所瞩目的富孀后,不知有多少商场男仕觊觎自己的美色与财富,

想来个人财两得。可是儿子还小,需要照顾,再加上心高气傲,为了

维持家业,不想让人瞧不起,只有忍受孤寂坚毅的走下去。但是人家

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这十年守寡的岁月可正是似狼似虎,如

饥如渴的年龄。每到更深人静的夜晚,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午夜梦醒

后,看那月夜良宵,而自己则帷空衾寒、孤枕失眠,又哪里能够使我

无动于衷呢?就如所有寡妇一样,有着深深的孤寂感,这种孤寂感在

夜深人静时,更浓、更难以排遣。淡淡春愁,惆怅无依时也想找一个

男人来疼我、爱我、拥抱我。慾壑难填,有时冲动起来,真想到星期

五餐厅之类的地方去放浪一番,但一想到自己是沈氏集团的负责人、

众所嘱目的富孀,便又偃旗息鼓,打消此意。毕竟有些事情是只能想

想,不能真做的。唯一能做是借助手指抽弄小穴,藉着“手淫”的方

式满足发洩身为成熟娇躯难掩的情慾、生理的需求。谁能了解举止优

雅、成就非凡的我,内心竟是如此苦闷、这般饥渴!但是自从自己成

了百大企业的经营女神后,昔日觊觎自己的美色与财富的商场男仕,

却一个个自惭形秽,唯唯诺诺,看来自己即使有落花任飘零的自我作

贱心理,却也难以找到有胆有识的真命天子来承受自己的寂寞芳心。

我不想被当成女神供起来,我只想做一个普通的有血有肉的女人,一

个在自己软弱与寂寞时,有男人陪伴、倚靠的女人。在这青春岁月的

夕阳余晖里,可有谁敢闯进我的芳心,像对待一个平凡女人一样对待

我。

今年的暑假才过一半,但肯定是“多采多姿”的,从一个未经人事的

处男受命借种计划,初尝男女之间性爱的美味,已经是一大传奇,没

想到这还只是上半场,下半场“密谋诱奸、枯木逢春”的任务正待展

开。人真是奇怪,在没有这样的经历与心思之前,沈妈妈在自己的心

目中是个坚毅的妈妈、是个叱吒商场无往不利的经营之神,再加上外

表冷艳端庄、雍容华贵,简直就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高贵女神,对她

只有崇拜、敬畏之心;可是现在自己却要去扮演一个猎艳的角色,猎

艳的对象竟是以前仰之弥高的绝色尤物。这个任务充满挑战性,但是

一旦顺利完成,除了心理上无形的成就快感外,想到可以尝尝沈妈妈

那具不输给沈家嫂嫂的美艳胴体,他的心中不由的一荡,脑海里浮现

出了沈妈妈的艳绝人寰的身影,那如花似玉的俏脸,嫺静典雅的气质

,成熟柔美的身段,一切无不令他神魂飘荡、想入非非。只是如何下

手可得费一番思量,想好战术战略的运用才好。前几天还有嫂嫂当狗

头军师,想出做爱时故意加大“扑滋!扑滋!”声响,想要诱使沈妈

妈性欲的技俩,效果如何?可是无人敢于闻问。一个如此高贵典雅、

成就非凡,令大多数男人自惭形秽的高贵女神,她的身体和心灵想必

都已荒芜很久了,在尊贵的身份地位和坚强面具背后,除了对丈夫的

苦苦思念、对青春的无限缅怀之外,她还能剩下些什么呢?如果能针

对这唯一的弱点着手,无论她的出身如何高贵,地位如何高不可攀,

始终还是个需要男人爱护怜惜的女人,征服她的方法或许是把她当作

一个普通的女人,而且让她觉得当一个有情慾的平凡女子要比当一个

高处不胜寒的女神来得好。只要找到机会慢慢地挑起她情慾上的需要

和感觉,满足她心灵上的寂寞和空虚,征服这个平素高不可攀、典雅

端庄的大美人的肉体和灵魂,并非是不可能的任务。尤其是沈哥哥、

嫂嫂去蜜月旅行,沈家只剩沈妈妈及parttime的张妈;而我爸妈也刚

好到美国商务考察,杨家只剩我一人,再加上我爸妈临行前特别拜托

沈妈妈就近关照我,不愁没有接触的机会。就是这半个月“孤男寡女

”的机会,我将完成这不可能的任务。

无疑的沈妈妈有着让任何男人心动的条件,姣美成熟的曲线、冷艳动

人的智性容貌,再加上顶着百大企业总裁的头衔,对于初尝成熟女体

的我而言,沈妈妈是绝佳的性伴侣人选。只要能把她搞上了,让她欲

仙欲死,就一定会成功;就算失败了,难不成以她现在的社会地位,

敢把这事曝光吗?何况她也守寡十年了,我就不信她会不想男人,只

要能好好的喂饱她,其他的应该不成问题。只是为了避免可能的后遗

症,如果可以把形势搞成似乎由她主动的样子,那就更完美而刺激了



铃——铃——划破午后的宁静,电话那端传来沈妈妈黄莺般的美声。

“绍志吗?我是沈妈妈,你爸妈不在家,你一个人忙什么呢?”

“沈妈妈好,我刚睡了个午觉,正看点书。有时玩玩电脑,只有一个

人在家,挺无聊的。”

“那你一个人吃饭怎么办呢?”

“喔!还好,反正当学生已经习惯在外面随便吃了,有时候泡个面骗

骗肚子也是一餐。”

“那怎么成,你们这些小男生就是不懂得照顾自己,跟茂荣以前一样

,难怪你妈妈出国前要拜托我帮忙照顾你。如果没有其它的事,今天

晚上7:00到沈妈妈这儿吃晚餐,可以吗?”

“沈妈妈,那怎么好意思,太麻烦沈妈妈了。”

“麻烦什么,反正茂荣他们不在,家里冷冷清清的,我也只是一个人

吃饭,如果你不嫌陪我这个欧巴桑吃饭无聊,那就这么说定了。”

“好,那就先谢谢沈妈妈了,晚上见。”

太棒了,以前我们两家虽然称得上是通家之好,但是年龄的差距及对

沈妈妈女神般的崇拜敬畏,见了面总是问好打招呼后,便自寻茂荣哥

哥玩耍去。今晚可不一样了,一定要稳住心情好好的欣赏沈妈妈仙子

般的天姿国色,第一类接触后,见机行事,或许先用言语适时挑动沈

妈妈孤寂已久的落寞情绪,一步一步来,有志者事竟成!

张妈开门让我进去后,沈妈妈已站在温馨多彩的餐灯旁,灯光映照下

,只见眼前的这位绝色美妇,身着一件淡青色的宽松休闲上装,一条

顔色稍深、质地像是丝绸一类的及膝短裙,脚上一双银色夹脚凉鞋,

挺直优雅的玉颈上戴着一条莹白的珍珠项链,粉耀生辉,晶莹的光泽

隐约映在胸前吹弹得破、娇嫩无比的雪肌玉肤,一头如云的乌黑秀发

自然写意地披散在肩上,挺凸丰盈的酥胸,在她的呼吸中一起一伏娇

美诱人至极,紧身裙下,恰到好处地衬托出那柔软曼妙、盈盈一握的

纤纤细腰和那微隆浑圆的娇翘美臀,裙身不长,只刚好遮住大腿,露

出一双粉圆晶莹的玉膝和线条优美至极的玉润小腿。

远远望去沈妈妈浑身给人一种淡淡温馨的柔和美感,那是一种成熟女

人独有的妩媚风情,举手投足之间自然焕发出雍容华贵的优雅风姿。

虽然早已见识过沈妈妈的天姿国色,但是此番别有心机,自是感受不

同,来之前,还在内心深处做过心理建设,要稳住心情挑逗久旷寂寞

的良家妇女,却没想到在柔和浪漫的灯光下,沈妈妈仙子般的高贵气

息,还是让自己一时之间目瞪口呆,差点忘了构思已久的战术战略。

“绍志,进来坐。”沈妈妈边走边亲切的招呼着。

“沈妈妈好,来麻烦妳了。”随着沈妈妈的靠近,一股淡雅脂粉香及

成熟女人的肉香味迎面扑来,薰得自己如同一只呆头鹅,傻傻地望着

眼前流露出十足女人味的沈妈妈,差点又失了神,只能急切的回答着



“别客气了,今天我特地请张妈炖了只土鸡,还准备了好多菜,你要

多吃一些”。

俩人分宾主面对面的坐在餐桌前,沈妈妈亲切地帮我盛了一只鸡腿,

我迭声道谢后,乘着低头猛吃的机会,逐渐将浮动的心情安定下来。

吃完一大碗鸡汤后,抬起头来才发现沈妈妈还没动碗筷,只是带着满

脸笑意,直盯着自己。

“沈妈妈妳怎么不吃呢?很香很好吃!”

“好几天没吃妈妈煮的菜,很想念,是不是?瞧你狼吞虎咽的。慢慢

吃,多吃点。我吃点其它清淡的菜,鸡汤较油腻,我这个老太婆就不

吃了。”

“沈妈妈一点都不老,妳比电影明星还漂亮呢!妳如果和嫂嫂站在一

起,不知内情的人,一定以为妳们是姐妹呢!沈妈妈看起来又年轻又

漂亮。”

“绍志,沈妈妈还没请你吃甜点,嘴吧就这么甜。”

“不,我是说真的,沈妈妈不论皮肤、容貌、身材,多比年轻女生漂

亮许多,我整个暑假在泳池畔还没看过比沈妈妈漂亮的。”

“真的?你没骗我吧!我已经是个欧巴桑了,还把我说得如此年轻、

漂亮。

吃饱了没?我们到客厅坐,吃点水果、喝些饮料。张妈收拾完后,还

得赶回家呢!“

移步客厅就座后,近距离面对面闲话家常,更让自己有机会仔细欣赏

沈妈妈的惊人美色。那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似有无限风情

,晶莹玉润的俏脸白里透红,艳红唇膏彩绘下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

滴,言谈间那一张一合的樱唇性感迷人,肌肤雪白细嫩,似乎吹弹得

破,绝不似四十许的女人,凹凸玲珑的身材罩在宽松休闲上装内,当

沉妈妈弯下身来为自己倒饮料时,但见那蕾丝镂花的胸罩只罩住了丰

满乳房的半部,浑圆饱满的酥胸中挤出一道美丽的乳沟,全身充满成

熟艳丽的少妇风韵。眼前的美色和内心深处非份的遐想使得他那胯下

的阳具不争气地蠢蠢欲动,如果不是穿着牛仔裤,只怕坚硬的肉棒就

要撑起帐缝,丑态尽出了。

真没想到第一次的“晚餐的约会”就在自己进退失据之间,草草告退

。还好临别之际,沈妈妈要我接下来的半个月,晚餐就在她家用餐,

要不然可就要大叹机会不再了。不行,一定得稳定情绪,不能太过急

切,以免欲速则不达。

人有时是活在他人的掌声中,尤其自己四十出头的年纪还让十九、二

十岁的小男生如此赞美。回想晚间在饭厅、客厅里,绍志这不大不小

的男生,对她投射出充满仰慕的目光,不禁暗暗得意,心想:“自己

应是美色魅力不减。”其实就算今天没有绍志当面毫不保留的赞美,

自己对自己的美色还是充满信心,只是自赞自夸总比不上由男人嘴里

说出,来得令人心喜。自从自己以遗孀的身分,在尔虞我诈的商场大

刀阔斧整顿沈氏集团,并掌握了绝对的权力以来,所有遇到她的男人

们,个个在她面前都是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对她敬若天神。更不用

说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仕几乎都是她的下属或晚辈,摄于她的威权,除

了唯唯诺诺,又有谁胆敢对自己轻佻戏语?这一方面固然满足了女人

的自尊和虚荣心,但另一方面也常使自己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有时

候甚至怀疑自己在他们的眼里究竟还是不是个女人。直到今天绍志这

个年轻人的眼睛才是完全坦诚的,虽然不敢刘祯平视,但炽热的眼神

情不自禁的在自己身上打量、偷窥,胯下阳具竟还失控涨大,却又不

得不强自压抑的可笑,可是尽入自己的眼里,明天绍志再来吃饭时不

知会是如何的神情?

想着想着,可笑的心情逐渐消逝,难以排遣的寂聊涌上心头。“女为

悦己者容”,自己容貌再漂亮、身材再美好,少了男人充满热情、带

有侵略性甚至是性慾的眼神,还不是只落得孤芳自赏、坐待枯萎的命

运。“女人四十一枝花”,正是最美最艳的时候,可是鲜花既已盛开

又能维持多久?“花开堪折直需折”,以自己今天的身份地位,又有

谁敢大胆攀折,欣赏把玩,甚或与自己共赴巫山、同享云雨。女人的

黄金十年,在事业家庭的劳心中卓然有成,但是表面的风光却是付出

多少内心孤独苍桑的代价。“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可是自己的未

来在那里?青春啊!青春啊!为何一去不回头,难道自己的未来只剩

在优渥的物质环境下含饴弄孙,然后了此残生?黯然神伤,只能自怜

,一种久违了的渴望和热情,逐渐萦绕脑海,她缓缓地扭动娇躯,走

向梳妆台,站在镜子前,将身上的衣衫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幽怨地

看着镜中的自己,只见镜里一张芙蓉般的俏脸,媚眼如丝,樱唇微闭

,充满成熟的女人风情;退后几步,赤裸傲人的身体全都入镜,看着

自己那细嫩柔滑的肌肤、圆润修长的玉腿、浑圆挺耸的丰臀、饱满坚

挺的双乳、鲜美如蜜桃般的嫩穴,这美妙的胴体难道只能坐待枯萎,

再也没有人能够浇灌滋润,让好花更美更艳。体内的慾火越烧越旺,

不禁一只手轻抚了一下轻颤不已的乳头,一股酥麻从乳头处窜起,直

奔脑门,那舒爽的感觉令人欲罢不能,纤纤玉指频频触摸着涨涨的乳

头。不一会儿,发现自己的乳头越发的肿大,呈现出晕红的颜色来。

她再也不满足于轻轻的触摸了,开始用手指夹着乳头捏转起来。

体内涌起的热潮越发的强烈,香腮泛起情欲的红潮,编贝般的玉齿轻

咬着鲜艳的樱唇,情动的女人最美,但却只能自爱自怜、孤芳自赏,

十年来从没像此刻这般渴望有个男人慰藉自己久旷的心灵。

情慾激动,嘉欣感到自己的下面一片湿热,低头俯看,原本紧紧闭合

的花瓣竟然微微张开,露出里面鲜嫩粉红的小肉瓣,一缕清泉正缓缓

地从娇媚的嫩穴流出来。有若着魔般的,伸出青葱玉指,抚上了自己

的花瓣,手指忽轻忽重的在嫩穴上滑动着,“啊……”一股更加强烈

的快感,如电流般击中脑门,眼前一阵金星飞舞,两脚发软,遂后退

几步躺倒在席梦思大床上。随着手指活动速度增快,修长的玉腿渐渐

张开,手指也开始在自己阴蒂上与花瓣里激动的淘弄,面色绯红的她

,显现出情欲难耐的神态;她将大姆指按压住阴蒂抖动,食指与无名

指抚摸着两片花瓣,缓缓的将中指插入自己湿润的花瓣中心,就像男

人的阳具般在自己的阴户抽送起来,但是纤细的玉指美则美矣,但此

刻却显得既不够长也不够粗,总是没有办法搔到深处的酥痒、没有办

法填满秘处的空虚。无来由的,耳边似乎传来几天前儿子与媳妇做爱

时那一阵一阵的“噗吱、噗吱”的抽插声,压抑已久的春情在可望而

不可及的性幻想中更形泛滥,此时多麽希望有个男人能润泽自己这久

旱的花园,用他的大肉棒给自己一个痛快淋漓的满足。想入非非之间

,脑海中居然出现绍志晚间在牛仔裤底下蠢蠢欲动的大肉棒,渴望他

的搔痒、渴望他的恣意蹂躏;这突来的不伦慾望让她疯狂,让她羞愧

得无地自容,但是却又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快感。这些复杂的情绪纠缠

萦绕,反而增强了她的情慾,心中一荡,只觉得全身火辣辣的发热,

下体湿漉漉的涌出了大量的淫水,思绪越来越是纷乱,最后她脑中竟

然浮现出与绍志春宵一度、合体交欢的销魂影像。长夜漫漫,慾火难

熄,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只能勉强沉浸在性幻想与搔不到痒处的手淫

的她,居然开始期盼天早点亮,绍志早些来吃晚餐。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乐都城LDC693.com 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