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我只是个女人(完)

我只是个女人(完)

作者:作者:  来源:  人气:加载中  时间:2018-11-03



  我说不会和外甥继续下去是有理由的,因为有过极端情况的考验。

  那是一次同学聚会,很多人都从外地赶来,多年不见都喝的大醉酩酊又哭又
笑的,不胜酒力的我也不例外。

  我回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刚下出租车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走几步路都腾
云驾雾似的,凭自己很难爬楼梯了于是让外甥下来。

  我就在下面的台阶上坐着,头晕乎乎的,他下来后我一手扶着他一手扶着扶
手,他搂着我的腰几乎是在提着我,我很想不再移步让他把我完全抱起,那样可
以接触的更加紧密,不过这样也好了,他的手掌所及处很温暖,在酒精和他的抚
摸下我的身体更加酥软。

  好容易到家了我一下坐在沙发上,他给我倒了杯水在我旁边坐着,我眯眼斜
斜的看着他,我觉得当时的那种眼神一定叫做媚眼如丝。

  当时情欲特别高涨,内裤都湿漉漉的了,当时也不知是喝多了小便失禁还是
分泌出来的液体,好想冲上去就把这个腼腆的俊美男人扒光享用,把他的阴茎含
在嘴里品尝,他该不会嫌弃我酒气冲天吧。

  但我始终没有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是保持一定的清醒,况且我也是真的
无力了,过了一会就到卧室睡觉去了。

  在那样极端兴奋的我也没有行动,我觉得以后也不会了,从来没有对他有过
什么真正出格的举动。我所做的只是幻想,就连幻想在最初的时候也让我感到不
安,因为我自慰的时候总要幻想有个男人俯在我身上,将我的手指想象成他的阴
茎。

  近年来这个对象一直是儿子,可是自从外甥住进我家后,我自慰时他的面孔
会时常出现在我脑海里,这让我很苦恼。

  我不想这样,我那时只想专注的和儿子,像恋人一样从灵魂到身体都完全属
于他,在最快乐的时候想到别的男人就是心灵出轨,虽然他不知道但我自己不能
原谅自己。

  我拼命的想把外甥的影像从脑海里驱除,把他换成儿子,开始时两个人的面
孔交替出现,可是越是想除去外甥的形象他的样子就越清晰,到后来完全就成了
他的脸。

  因为强行忘记的过程其实就是在强化印象,我的身体需要让我的手指停不下
来,可是想象中俯在我身上的人却让我有负罪感,觉得无法继续,我简直要人格
分裂了,痛苦并快乐的杂糅让我扭动身体不知如何是好。

  但是手上一直没停止,渐渐的那种负罪感减弱了,取而代之的是击垮我薄弱
意志控制我思维的快感,我开始确定了外甥的形象,让我的想象驱使他在我身上
抽动,如果不是因为他在隔壁我都会忍不住大喊了。

  不知怎么回事我的想象力非常真实,好像他真真切切的就趴在我身上,似乎
都能看到他白净的脸上渗出的汗滴。

  我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那时就想让负罪感见鬼去吧,高潮过后是怎样的内疚
都与现在无关,只想把那流窜在全身的欲火消除。

  就连想象都是得寸进尺的,开始不敢幻想和外甥,后来慢慢的不再拒绝他的
形象出现在我的脑海,我总是会给自己找到合适理由。

  反正想象的事情又没有真的发生,反正他的形象我无法去除,反正他的出现
给我了新鲜强烈的快感,何乐不为呢。

  后来的想法更加出位,我竟然想享齐人之福,想和儿子外甥一起做,天啊,
每一次刚想的时候都是很想又不敢想,到后来习以为常,我知道这样的想法不可
能实现,但这不能阻挡我无法抑制的想象。

  做的时候我希望我的敏感地带都被满足,我的舌头被吻或嘴里含着那个,脖
颈被舔舐,乳房被握住,阴道被填满,阴蒂被轻轻的揉,每次和儿子做的时候总
有两个部位无法被满足,而我自己抚摸的感觉和被男人的抚摸的感觉相差很多,
两个男人就行了,我身上的敏感部位甚至都不够他们分。

  天啊我从没和两个男人做过,想一想就兴奋的不行,两个英俊的小男人,他
们一起为我服务该是多幸福。

  用什么样的姿势好呢,我不知如何是好了,儿子在身后抽送,而我的嘴里含
住外甥的阴茎,我都没看过它什么样子的呢,但我能够想象的出来,一定是白白
净净的纯洁模样,从没被其他女人污染过,儿子抽动的速度越快,我吞吐的速度
也越快,最后三人一起高潮他们喷射到我的身体内,天啊天啊太兴奋了不用再想
了。

  有人为我写的东西缺少性描写而感到遗憾,其实我有很多写了但是没发出的
文字。那些文字少有情节,只是露骨的语言,赤裸裸的描述,实在不适合发到网
上,那是我写给自己调情用的。

  写完看过之后情欲更加高涨,但如果平时看的话会脸红,怎么能写出那些让
人羞耻的下流语言,和现在的文字都不能两厢搭配,不像出自一人之笔。

  还有一件有些后悔的事情,就是有个很好的网友,曾经要求我在和儿子做爱
时开视频给他看,虽然我和他在视频里互相慰藉过,但这样的要求我还是不能答
应,万一被抓到露脸的截图就完了。

  他又退而求其次,要我自己用摄像头录完检查过后再传给他,软磨硬泡再三
保证,说绝不会外传看完就删,又告诉我如何用摄像头录像。

  我觉得这还算保险,也觉得很刺激,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现在想想瞒着儿
子,就让别人看到他的身体觉得很愧疚。

  录过之后,有很多露脸的镜头,有两个时段没录,一个是儿子躺着我坐在他
身上,背对镜头身体也挡着他的脸,一个是我跪在床上他在我的身后。

  我觉得这两处没什么问题打算传这两段了,后来觉得第一段我露出了头发就
不传了,虽然我发型挺大众化,只传第二段了,这段两人头部没出现过,背景也
只是白墙应该没问题了。

  可是在点完发送的一刹那我顿时又后悔,为什么要追求这点刺激呢,为什么
要给一个从没见过的人发这个,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很奇怪,之后的心情一直是忐
忑不安,还有后悔和恐惧。

  后来上线看到他很多的留言,从他的文字中我感到了他的兴奋,但是其中一
句话让我浑身冷战,他说他的同学看到这段以真实母子乱伦为文件名的视频后都
手淫了,他居然给他同学看了。

  我立刻质问他为什么传给别人,他解释说没有传给别人只是给室友看了,他
保证不会外传的,但是我还是很生气,又怕撕破脸以后他真的会作出什么事来,
于是始终没有发作。

  其实他是个很好的人,我和他在网上认识挺久了,觉得他是个善良的可以信
任的人才传给他的。他说文件已经删了,我觉得不太相信,但是他应该是信守了
诺言没有传出去。

  不惑至天命,开始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年龄处在四十和五十之间,不惑是四
十岁,知天命是五十岁,中间就是不惑至天命了。

  后来我发现我虽年过四十却不惑而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很困惑,但是后来
把一切归至天命,自己便能释然了,困惑也能不惑了,不经意间起的名字居然真
的和心境契合了,这是一种推卸责任,但也是种解脱方式。

  但真实的困惑并不能消除,我还困惑于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性欲,有时
想我可能得病了,性亢奋也是种病,但有时觉得我病没有太严重,有时也很正常
达不到疾病的程度吧,这个也不好意思去医院咨询。

  我在别人的眼中是很正派端庄的人,学生们也很尊重我,他们怎么能想到我
还有那样的一面。

  有时我在课堂上讲讲课都会突然产生强烈行冲动,浑身顿时燥热微微出汗,
下面暖暖的一阵阵收缩,我能抑制住这种冲动,但怕在学生面前显得神情异常,
这让我非常紧张,我尽量让自己显得若无其事的平静。

  好容易挨到下课赶快到卫生间,洗掉手上的粉笔灰后就蹲在里面自慰,学校
的卫生间在教学楼里,而女卫生间总是资源紧张有人排队,那个小门也是上下都
有空间。

  如果站在台阶上贴近向里看或者弯腰从底下的空隙看,都能看到里面的人,
其实没人会无聊的用那样的姿势去看,但是我还是很紧张怕被人看到,微微的抬
起臀部又不站直直的蹲着。

  外面的女生叽叽喳喳的聊着,让谁谁快点出来,她们那银铃般的阳光声音让
我觉得自己很阴暗,居然在里面做这种事情。

  维持这样的姿势非常累我腿都酸了,还好紧张的时候到高潮比较快,我出来
之后到了办公室休息了一会,觉得很茫然。

  紧接着下一节还有课,那些学生在下面哪知道他们的老师刚做什么事情,我
觉得在那一双双认真求知的眼睛注释下,我的灵魂是龌龊的。

  
  我不知如何把事情串连起来,彼此之间没什么关联性和因果关系,一件件的
叙述显得纷乱,能看得懂就好吧。

  也是挺久前的事情了,那时外甥还没有来,在家里儿子让我穿上我的一件旗
袍,我都忘了几年没穿过的衣服了,有段时间很喜欢旗袍的风情,觉得它最能表
现东方女性的美丽温婉,当然不是清代的而是改良之后的样式,它对人的身材气
质要求很高,不是每个人都能穿出效果的,我也是斗胆尝试。本想订做一件,量
体裁衣更贴合身体,但是去问了一下价格,觉得太贵就放弃了,去商场专柜试穿
了两件,架不住售货小姐的盛情赞美,就花不菲的价钱买了一件,穿着感觉不错,
一路抱着回家的时候都是神采飞扬的,和买其他衣服的感觉是不同的,觉得自己
是买回了一个沉醉迷离的时代,回家后对镜贴花黄,孤芳自赏了好久,可是后来
就发现了问题,上班时穿是别想了,就算穿着上街的时候都觉得格格不入,会引
起路人的注视,也不知那目光是欣赏还是猎奇,我不喜欢被人过度关注,唯一派
上用场的就是在学校的一次晚会上,我们组出的节目是我的独唱,我就穿着它登
场的,反响很好,比其他老师人多势众的节目效果好,其实合唱比独唱难的,因
为需要配合,要在一起练习的久才能成型的,那以后我就少穿这衣服了。

  说到衣服又说这么久。如果他不说我都快忘了这闲置衣橱很久的旗袍了,他
说他很喜欢,当时看我在台上的时候就很为我自豪。我翻箱倒柜的拿出来后有些
感慨,它色彩还是光鲜,我容颜却在老去。穿的时候更贴身了,毕竟比几年前胖
了些,看上去似乎更能凸显曲线了,我对着镜子变换姿态自我欣赏,挺胸撅臀模
仿旧上海风情万种的女子,他在旁看着啧啧做声,让我把开叉处提到胯部,我笑
说旗袍的魅力就在于若隐若现才引人入胜,太暴露就不美了呢,不过手上还是依
他说的做了,我低头看自己腿的时候才意识到脚上还穿着拖鞋,赶紧找一双高跟
鞋换上,地板被踩脏一点又何妨,反正人漂亮了呵呵,我还没有看够他就抱住我,
隔着衣服摸我臀部,我说你下手轻点哦,这材料不比我,禁不住你用力揉搓的。
他还挺听话把手伸到旗袍里边摸,又脱下我内裤直接接触肌肤。

  我们正面相拥,我能感觉到他的那个涨大了顶在我腹部,我被它顶出了情欲,
他撩起我衣服解掉我的胸罩,我把手举高以配合他把旗袍也脱去,他却把衣服放
下继续隔着衣服抚摸,到底是看还是做呢,要看的话脱去胸罩就没有穿着的时候
好看了,要做的话还不脱去衣服,这样隔衣瘙痒的感觉很不尽兴。他把我推倒在
沙发前,让我手扶沙发撅起屁股,居然想穿着衣服做,他把旗袍后摆掀到我腰背
上,我从镜子里看到了我剥夺了内裤的臀部,有人说我的身体描写和细节描写太
少,我看不到自己身体如何描写,描写男人的身体也没人感兴趣吧,还好能描写
镜子里的景象,我觉得说自己的身材如何诱人,好像自吹自擂似的,可是我的臀
部确实浑圆雪白,腰肢也还算纤细柔软——当然纤细是相对于臀部来说的,能将
腰部弯曲把屁股翘高,我喜欢细腰丰臀的视觉对比,腿很直粗细适中吧,总之身
体长的还调谐,除此之外我不知怎么描写了。

  他站在我身后双手抚摸,眼睛也看着镜子,然后掏出那个在我下面摩擦,我
被撩拨的不住扭动,屁股向后挺出寻求插入了,他又玩他的吊胃口游戏,手托住
我臀部不让我向后移动,待到我那里足够湿润后,出我不意的突然插入,他对这
种玩法从不觉得腻,让我浑身一颤惊喊一声让他有满足感,他也觉得隔着衣服摸
我乳房手感不佳吧,于是想在旗袍里面摸,可是衣服太贴身容不下两只手伸进去,
于是他把旗袍一直掀到胸部,我说还不如都脱了,他却不同意,非要让那揉成一
团的旗袍保留在我身上,我说那把高跟鞋脱了吧,穿着它还要弯腰脚都疼了,他
是心疼我的辛苦的,于是看着镜子狠狠的抽动两下,才恋恋不舍的让我把高跟鞋
脱掉换回拖鞋。

  我们在刚开始发生的时候,几乎不在做爱过程中说话,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一
开口说话,就被拉回到日常生活的感觉中,我们不想要接触现实的感觉于是不说
话,后来次数多了就习以为常了,和普通的情侣没什么区别了,我知道很多情侣
用各种花样来调情让双方更兴奋的,我们也不例外,语言调情肢体挑逗都觉得正
常了。在我换鞋的同时他却回了房间,拿来一本我以前的教材让我用讲课的语气
去念,而且不要发出呻吟声,他仍在我身后抽送,我念的时候完全照本宣科,哪
里还会组织语言,他在我念的时候突然加速抽动,我快感强烈后两眼失神念不下
去了,他就停下来让我定定神继续念,我念的时候他又猛烈撞击让我难以为继,
他乐此不疲的如此反复,我知道如果我不被他影响的一直念下去,他反而会失落,
只有我被打断,念书声变成呻吟声的时候。他才有一种控制了胯下女人的胜利感,
这点小快乐我还是会满足他的,看的出他很兴奋。

  从前我们很少中途说话的时候,他只会问我,这个姿势累吗,弄疼你了吗,
这样你舒服吗等等很简单的话,后来我们就很大胆了,对彼此说一些淫荡的话,
这样确实会让人很兴奋的,我不太好意思写在这里,隐晦点说就是中途多是陈述
句和疑问句,高潮时多是祈使句和感叹句。他喘着粗气说那种话,说我以前在前
面讲课的时候很性感,把他看的都硬了,想冲上去在全班同学面前在讲台上把我
操了。

  我本想以对话形式写一次,已经这样了,不用不好意思的装清纯,可是写完
又删了,说的时候只觉淫荡兴奋不觉得有其他什么,但是写出来就觉得很不舒服,
我也不知怎么写好,反正就是那时没有一个字一句话不能说,都想用最淫荡的话
刺激自己挑逗对方。一阵猛烈冲击后他拔出来射到了我臀部上,我们都沉重呼吸
着,他擦拭我们身体的时候我仍保持那个姿势,然后他抱起浑身无力的我一起躺
到卧室床上,都做完了才脱去衣服搂抱在一起,我需要这个,我觉得后戏比前戏
还要重要,只要情欲高涨前戏不充分甚至没有也可以,但是后戏不能没有,阴道
里突然的空虚感需要用肉体搂抱来弥补,女人做爱后就被冷落在哪里,心里会有
很失落的感觉,直到呼吸平稳了心里平静了才舍得离开男人怀抱,就那么相拥睡
去就更幸福了。

  他用手机拍摄做爱画面,以便不在身边的时候也能看到,我们变换各种体位,
我低头的时候他抓住我胳膊拉起,让我的脸面对镜头,后来看的时候发现拍摄距
离太近了,整个画面都是我表情扭曲的脸,紧闭双眼张大嘴巴,样子不是很好看,
我不禁向他嗔怪,好好的一个老美女被你祸害成这样。

  人与人的相处没有永远平静的,总会出现波折和矛盾,而事情的起因也许微
不足道,但是却被情绪放大,其实双方都没有原则性错误,不愉快最后总会消融,
想着以后不要为无关紧要的事情生气,本来相处的时间就不多,但人是情绪性的
动物所以矛盾不可避免。

  事情的起因是一起给他买手机,我的想法是买贵一点质量好点的,他却说买
个具备基本功能的便宜的就可以,我想高中的就很便宜,别总用便宜的了,我们
各自说着自己的想法都没退步。试图说服对方,最后最后也没买成,不愉快的回
家了,我们没有语言冲突,只是他的坚持己见让我不高兴,觉得他凡事有自己想
法了不再考虑我意见了,脱离我的范围是让我恐慌的事情,仿佛离我而去的一天
就要到来了。

  我看的出来他也不是很高兴,他很少反驳我,偶尔提出一次我却没有采纳他
的意见。于是两个人很久没有说话,我后来想想这根本就不值得,我们都是为对
方考虑的,我想让他用好一点的东西,他却不想花太多钱。于是我就和他说了,
其实不用解释,这些他也是明白的,只是心情不好没有先开口和我说话,他微微
点头但脸色还是不快。

  我拉着他进了卧室,轻轻脱去他的衣服,我知道随着时间我们的心情都会好
转,但是用性爱来帮助的话会更快一些,然后又脱光自己的衣物。我们都没有说
话,其实气氛有点尴尬,我很怕他会拒绝我那会更加尴尬,但是他没拒绝也没主
动,只是顺从的任我摆布。我用舌头舔着他的脖子,结实的胸肌,慢慢蹲下去含
住他的阴茎,无论吻过身体的哪个部位,这里都是最终的归宿,我跪在他面前一
边舔舐一边抬头着他,他也低头看着我,我心甘情愿作出这样的低下姿态,也喜
欢看他居高临下的目光。

  我不想两人陷入僵持,如果要一人先作出让步那我愿意做,就算让我认错也
是可以的,在日常生活中我是不能向他跪下的,但是这种时候却可以,就算是我
一种变相的认错吧,错的不是我的观点,而是我不肯退步的坚持,为一点无关紧
要的事情让两人都不高兴,我很后悔。只要可以,我会以我的卑微换他的开颜。
我想我们可能心照不宣了,只要平时他给我尊重,在这个时候我可以抛弃一切尊
严,而且我也觉得抛弃尊严有一种快感,让我毫无忌讳做任何事。

  我看着他俯视我的凛冽目光,想着我的举动应该是符合他的心意了,我双手
抱着他的臀部和大腿卖力的吸吮着,趴到地上亲吻他的脚面,再沿着腿向上回归
到那里。再看他的目光已变得柔和,他说地上硬冷到床上去吧,他心疼我的膝盖,
于是站到了床上,我追上床去继续含他的阴茎,他的情绪变得高涨了,用手抓着
阴茎在我脸上拍打,另一手抓我的乳房,抓的很用力有些痛感,若是平时这种力
度肯定很痛,但是兴奋时痛感会减轻不少,也许身体会分泌类似麻醉剂的东西。

  我看他很兴奋的样子怕这样就射出来,于是双腿钻到他腿中间向前移动,直
到脸到了他胯下,然后伸手握住他的阴茎,他也配合的蹲下在我身上,我轻柔抓
住快速撸动,我还是第一次主动的用脸去接他的精液,他看到我这样兴奋的喊了
起来,我知道他就要到高潮了也加快手上速度,终于滚烫的精液洒了我一脸,这
样总要比射到阴道里要好,我不知道我现在还有没有生育能力,可如果真的怀上
和儿子的孩子,那心理上是无法接受的,连想都不敢想。

  他倒在旁边呼吸沉重一动不动,可是我还没有被满足,我以为我被遗忘了,
可是他又伸手摸向我的下面,我终于松了口气,其实身体是否被满足不重要,只
要还记得我就好。

  我越来越喜欢做的时候表现的淫荡,他也愿意看到我那个样子,我问他是不
是喜欢淫荡的女人,他说不是,他喜欢端庄的女人变的淫荡。我也不清楚怎么回
事,我想在做的时候他粗暴一点,打我骂我都好,这个时候的我不需要尊严,只
需要刺激和快感,只是平时一定要尊重。
  外甥在我家也住了很久了,我守住了当初的保证,没有和他发生,我们相安
无事,虽然有时还是心向往之,还是会把隔壁的他当作幻想对象,但总的说来能
泰然处之了。这些话也许别人说来可笑,但是我觉得我能做到很不容易,要忍住
很大的诱惑,我不再避讳了,我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现在我认清自己了。

  这几年来我变了,只有四五年的时间吧,我不可逆转的变了,我开始时心里
不想承认,特别讨厌在网上有人说自己淫荡贱货之类的词,想对他破口大骂,而
发生那种事情时,却不自觉的想到这些词形容自己,心里很不舒服,为什么会这
么想自己,这些词越是不去想,越是在脑海里叫的强烈,好像有个声音真切的在
喊自己骚货。

  后来我居然在做的时候,想听儿子这么叫我,可我是希望他能尊重我的,淫
荡的话我们也说,不过之前只是说一些插的好深,干的好爽好舒服,用粗俗的语
言称呼彼此的性器官,和要如何如何做之类的。我不告诉他,他应该是不敢叫我
骚货贱货之类的。我该怎么告诉她呢,我说儿子你叫我骚货吗?我在极兴奋的时
候也说不出口呢,很多淫荡的话都说了,就这句不知怎样才能让他说出来。我在
和别人视频的时候也想他们说,他们也最多说风骚之类的。

  我视频对象的年龄越来越小,真是有负罪感,为了自己的欲望染指少年,我
以前以为高中生学业繁忙,不会找到很多,可是发现也不少的,我没有教书育人,
却勾引他们做那种事情,以至于觉得没有教育学生的资格了,本来就极少训斥学
生的我,基本一句也不说了,我只讲好我的课就行了,自己都没做好怎么能教训
别人。从前还在办公室还和其他老师讨论哪些学生早恋,而他们是情窦初开的,
有情感需要,没有做出格的事,何错之有,即使影响了学习,也不是道德上的问
题。而我呢,我的道德,我该怎么评价自己。

  我不喜欢本来就粗鲁的人,我喜欢清纯羞涩的少年,对性好奇懵懂,在我的
引诱下变得疯狂,在我的指示下,说出淫荡的话做出淫荡的动作,那会让我特别
有快感,我时常想,我可能是全中国见过年轻男孩阴茎最多的中年女人了,只是
我一厢情愿的猜想,我不知道别的同龄女人是什么想法,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对年
轻男孩特别感兴趣,哎可能人家能被老公很好的满足吧,不会像我一样,乱想很
多其他的。

  总是觉得年轻真美好,即使长得不是非常好看,那份青春也让人喜欢,如果
还很帅,那我的心会在开视频的刹那立刻加快跳动,想象着一会将要看到小帅哥
的阴茎了,让人特别激动。有的孩子会主动的问我,可不可以一边叫我妈妈,一
边手淫给对方看,也有羞涩不叫的,我不经意似的叫他儿子,他也立刻很兴奋回
应我叫我妈妈,我基本没有遇到过不同意彼此这种角色关系的,想想也是不奇怪
哦,愿意和我这样一个中年女人视频的男孩,应该就是有恋母情结的,怎么会不
喜欢叫妈妈。

  我既是喜欢青春颜色,也是把他们当作外甥的替身,所以有时也让他们叫我
二姨,我想他们也许会对此很奇怪,也能想到是我对自己的外甥感兴趣。我不想
告诉他们我和儿子外甥的事,这事写出来会让人兴奋,但是视频的时候讲,可能
会破坏气氛,开始我也说,但有些男孩子不想听,喜欢在那时候自己是我的唯一,
索性我也就不说了。

  我想那一刻他们是真诚的,我被人爱着,我也是幸福的,哪怕只是当时很短
的时间,哪怕之后就没有再联系过,有些痴情的男孩子真的很执着,我不想真的
让他们爱上我,我只好狠心的不再和他们联系,也可以理解为,我想尝鲜,可是
我真的有自己的准则和底线,我是有为他们考虑的成分的,再怎么自我欺骗说风
韵尤存,毕竟也是徐娘半老,根本不值得正值青春年华的男孩子去爱,他们只是
迷恋那种母性的温暖,把我当成一个可以给予母爱的对象了。

  我还是每日照顾外甥的起居,我妹落得清闲,渐渐我觉得她想让外甥在好学
校就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也能有更多自由时间。我也不心理不平衡,只是希
望爱玩的她能稍稍收敛下,年龄也不小了该稳重些了,对儿子多些关爱,她给的
爱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

  我还是喜欢外甥,那种渴望得到他身心的念头有增无减,但我也知道,我得
不到他的身,更得不到他的心,他对我始终是彬彬有礼的尊重,以及淡淡的亲情,
他总是不动声色,让我甚至不能确定,他到底有没有对我的做法和想法有觉察,
但我想他应该是能感觉的,他那么聪明的孩子,怎么能对一个女人时而流露出超
出亲情的行为举动没察觉。

  我也觉得自己不能过分了,热情遭到冷遇,自己都觉得自己尴尬,慢慢的深
埋在心底了。于是每日按部就班的晨起晚归,给他做早餐夜宵打扫房间,日常生
活不过如此。

  然而他依然是我性幻想次数最多的对象,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渴望,真的
好想尝到和他做爱是什么感觉,夜里自慰的时候,想着他在自己身上用力起伏,
然后在我的身后操我,双手抓住我乳房,想到他就在我隔壁,就特别兴奋,有时
我怕他没睡着,会听见我手指进出阴道的声音,就把阴道里的水用手指掏出来涂
在大腿上,水少了一些后声音就会变小了。

  我会永远记得那天早晨。我去他房间叫他起床,我推开他的门,看到他的被
子堆在胸前,他的阴茎勃起把内裤顶的很高,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勃起时的样子,
虽然是隔着内裤,也足够让我兴奋,我的头顿时眩晕一下,随即心跳加速,我扶
住门框呆在门口看了一会,小心翼翼的喊他,他没醒,还有轻轻的鼾声,可能是
昨晚睡的太晚了。我壮着胆子走到他床前,表面想法去摇醒他,其实真正想法是
想近距离的看,反正我是一边看他的阴茎,一边不时的看他的脸,怕他突然醒来,
如果真是想叫醒他,怎么会害怕他醒来。

  他的呼吸声匀称,我有些放心了,没有去叫醒他,而是痴痴的看着他那里,
我甚至怕吞咽口水的微小声音会把他弄醒,我一紧张就会不停的吞咽口水,越想
忍越忍不住,我看到他还是睡的很熟,大着胆子屏住呼吸,弯腰去接近他的阴茎,
一点点的用嘴去靠近,紧张的好像心脏就在嗓子眼剧烈的跳动,马上就要跳出来
了,好想脱下他的内裤把他的阴茎含在嘴里,我伸出舌头无限接近他的阴茎,又
怕不小心碰到弄醒他,我完全的屏住呼吸,觉得自己要憋死了,只得直起身来,
可是又舍不得离开,我可以说是急中生智,尽量脚步无声的走到卫生间,拿了一
块抹布,放在他床下,找一个他胸前的被子能遮挡住我的角度蹲下,心想如果他
醒来我就假装在擦地,我偶尔也在清晨搞卫生的,尽管很少。

  我近距离的看着他的阴茎,眼神不肯离开,想象着他正在做什么梦,他的阴
茎向腰部挺着,我想如果我脱去他的内裤,它会不会跳立起来,我真的好想好想
看看它的样子,它硬了一会慢慢开始变小了,我心里不希望它变小,但是能看到
内裤包裹着他阴茎阴囊的形状,也让我很兴奋了,我的下面已经湿了,我把手伸
进裙子里,拨开内裤,直接把手指插进阴道里,舒服的双膝一软差点坐到地上,
以前自慰总是先抚摸阴蒂,这次没时间了,也不需要了,我不时的把手指的水在
内裤上屁股上胡乱擦干,以免发出太大的声音,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阴茎,手
指快速的在阴道里进出,阴道里发出的声音都无法控制了,高潮就要到了我没有
擦水的时间了。

  我狠心走到客厅,跪在沙发上,那个位置能让他看不到我,但是我可以看到
他的阴茎,而且沙发靠背也遮挡着我的下身,我褪下内裤,把手指插到阴道里狠
命的插,靠背都快让我抓坏了,看着他的双腿和鼓胀的那里,我想象着自己坐在
他身上疯狂的上下的动,觉得离的太远了,看的不真切,好想回到他身边,但最
终还是没那胆量,那天的快感出奇的强烈,瘫坐在沙发上好一会,去卫生间擦了
擦才去叫他,他醒来也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那种感觉有点内疚有点奇妙。现
在想来还是,觉得无法想象,不敢相信,居然那么做过,胆子也太大了。

  不管怎么幻想,还要用手来满足自己的,始终不如阴茎塞满阴道快感强烈,
我习惯用一根手指,手指在里面有空隙,两根三根手指也能放进去,但是速度快
的时候还是只能用一根手指。还好有儿子能满足我,其实对他很有愧疚,虽然我
的身体没有出轨,居然用了出轨这个词,但是我的心里已经不知想过多少次了,
精神出轨也是出轨。写下这些身体好像着火了,下面流水了,每次写都是这样。

  隔好多天才能做一次,时间太久了,真的不能满足我,每次做过后两天就又
开始想了。真不知以后该怎么办,再过几年我就五十岁了,无论我多么的爱他,
多么不舍得放手,他早晚也会有自己的生活,那时我该怎么办,是一个人寂寞的
生活,还是再结婚,我还能找男人结婚吗,很多年没想了,可是近几年特别觉得
需要男人,生理心理都需要,孤立无助时好想找个依靠,饥渴难耐时好像有个可
以满足自己的人,我喜欢年轻男孩,可也不是完全排斥成熟男人,依赖感不是年
轻男孩能给的。只是觉得身边的同龄男人没有令我满意的,我想的太完美了,现
实中恐怕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的,就算有我也遇不到,就算遇到人家也不会看上我。

  四十多岁的优秀男人很抢手,都找年轻漂亮的,而我越来越人老珠黄,谁能
要我,我又不想将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也许只有疯狂的做爱时才能忘了这些烦人的问题。有人说从我写的可以看出
我有些受虐倾向,我以前还不理解,心想哪会有人那么贱,非得让别人虐待自己
才好受,现在却可以肯定了,我真的有那种心理,我有时会幻想有人用刀架在我
脖子上逼着我,很粗暴的强奸我,还想过一群强壮的蒙面男人轮奸我,但是面具
下的一定是一张非常男人的脸,他们摁住我的胳膊,抓住我的头发,塞满我身上
的洞,哦还是不说了太不好了。

  我喜欢做爱的时候他强势一点,他一旦表现的像一个凶狠的小野兽,我就兴
奋不已,好想他喘着粗气用力抓我咬我的身体,我想被他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双
手被他固定,挣扎也摆脱不了他的控制。我也不知我都这样了还有什么说不出口
的,可就是不好意思直说,所以每次他粗鲁一点,我就表现很兴奋,我想这样他
就会知道我喜欢什么了,我喜欢他拍打我的屁股,觉得好淫荡,喜欢他用力抓我
的乳房,尽管有些疼,但快感让我顾不得疼。

  我想在他面前像个任他宰割的温顺小绵羊,他欺负我时我就觉得自己特别柔
弱,特别女人,也特别兴奋。我觉得儿子和我都和平时相反,他平时温文尔雅彬
彬有礼的,可是在床上会变得狂野,可能男人的身体都有原始的野性,以前有点
害怕他太粗暴,现在我却觉得不够了。

  而我平时很敏感矜持,自尊心强烈,受不了别人的侮辱,学生们都很尊重我,
了解我的人也很少和我开过分的玩笑,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个独立坚强的正派女人,
有些年轻女老师还和我说,X姐,我也想拥有你那样的性格。可他们不知道,我
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都做了什么,可能是我寂寞的太久了,压抑的太久了,都不
知道做被人呵护被人怜惜甚至被人蹂躏是怎么滋味了,我可以衣着优雅,可以略
施粉黛,但不是做了这些就能有女人味,就能有做女人的感觉的。

  我真的需要男人啊,可以给我肩膀依靠的男人,真不知该说什么,一边下面
流着水一边心里难过。我从前以为我可以为了儿子放弃一切,我是那么爱他,可
以为他放弃生命,我以前想过我有多爱他,如果要我遭受世间最残忍的酷刑来换
取他的生命,我能不能同意,这个念头刚一出现,我毫不犹豫的就能肯定,我可
以,可以为他做一切,当然可以为他放弃自己的幸福,可是我现在却觉得,无论
我多爱他,我的内心还是希望能有自己的一点小幸福的。

  我一直把他当作依靠,他有时对我也能像一个丈夫对妻子的关怀,可是更多
的还是我给予的母性,有些累。况且现在聚少离多,很苦闷。女人的感觉的。

  我真的需要男人啊,可以给我肩膀依靠的男人,真不知该说什么,一边下面
流着水一边心里难过。我从前以为我可以为了儿子放弃一切,我是那么爱他,可
以为他放弃生命,我以前想过我有多爱他,如果要我遭受世间最残忍的酷刑来换
取他的生命,我能不能同意,这个念头刚一出现,我毫不犹豫的就能肯定,我可
以,可以为他做一切,当然可以为他放弃自己的幸福,可是我现在却觉得,无论
我多爱他,我的内心还是希望能有自己的一点小幸福的。

  我一直把他当作依靠,他有时对我也能像一个丈夫对妻子的关怀,可是更多
的还是我给予的母性,有些累。况且现在聚少离多,很苦闷。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乐都城LDC693.com 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