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乱欲 一 舅妈的秘密

乱欲 一 舅妈的秘密

作者:作者:  来源:  人气:加载中  时间:2018-11-03

一 舅妈的秘密

  [ 应该是这里了!] 墙壁上挂着XX小区名字的牌子。这次从上海来杭州出差,妈妈再三交代我一定要去舅妈家里拜访。想想也是,已经一年左右没来看她了,最近那次还是去年表妹小洁结婚,过来参加喜宴。大舅去世多年,舅妈一个人含辛茹苦带大表妹也真不容易,婚宴上,舅妈脸上幸福而又欣慰的笑容,我们打心眼里替她高兴,总算苦尽甘来!

  按了好久门铃没人回应,我疑惑地看看手上的地址?[ 应该没错啊,XX小区五幢501室啊!] 地址还是出发前刻意打电话给表妹要过来的。舅妈老房子拆迁后新搬到这里,表妹怕我找不着,在电话里还详细地告诉我应该如何打的、路程多远、时间多久等等。

  想想还是觉得应该再给表妹打个电话证实一下。

  [ 哥,你来啦!] 电话里传来表妹清脆动听的惊喜声!表妹小时候和我很亲,每个寒暑假都会来上海住在我家,我也很喜欢这个眼睛大大的,粉雕玉琢洋娃娃似的可爱的小妹妹。那时候,她总是跟在我屁股后头一起玩泥巴、捉蜻蜓、扮家家酒……

  一眨眼她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现在都已为他人妇!心中有点感伤又有点欣慰。

  [ 小鼻涕虫,哥来了。] 坐了几小时的车有点累了,边说边拐到楼梯台阶那坐下休息。

  [ 讨厌啦!哥不许叫我外号!嘻嘻!对了,我去接你吧!]

  [ 不用了,你还要上班呢,而且我也到了舅妈家门口了。就是按了好久门铃没人开门,不知道是不是地址错了?!]

  [ 我给你的地址不会错的,可能我妈出去买菜了,应该马上就会回来的,哥你等一会儿。我很快就下班了,晚上一起在我妈家吃饭哦!嘻嘻!]

  等的无聊,跑到五楼和六楼楼梯转弯口抽起烟来。正吞云吐雾间,楼下好像有开门的声响,心中一喜:[ 舅妈回来了?!] 忙掐了烟,提起礼物往下跑,正想推开楼梯间的大门,浑身一惊,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舅妈家门口一对男女正热情激烈的拥吻着,没错,我没看错,那个女的正是我的舅妈,而那个男的,天哪?!竟然是我舅妈的好女婿、我表妹的好老公、我的好表妹夫——方子杰!

  无法相信眼前的景象是真实的![ 这是乱伦!] 我内心震惊地无以复加!

  曾经阅读过很多的情色乱伦小说,也被其中的情节深深刺激,可一直以为这只是作者们的意淫,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会发生的!而眼前的一切告诉我这是真实的,而且就发生在自己的亲人之间!

  舅妈在我的印象里一直都是端庄、贤惠、温柔的代名词,很好看的眉眼,雪白雪白的皮肤,脸上挂着淡淡柔柔的笑意,说话轻声细语的,总是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眼前的一切的一切,让我无法和那个端庄慈惠的舅妈联系到一起!

  柳眉微蹙暗含万种风情,杏眼紧闭难掩千般妩媚!

  [ 子杰……乖……听妈话,快点走!天昊马上会再上来的!] 舅妈轻轻推开她的女婿,娇喘吁吁道。

  [ 妈,没关系的,再亲会儿嘛!他哪会这么快就回来呢!] 方子杰嬉皮笑脸的,说着探手伸到舅妈薄薄淡粉色的睡衣襟内。[ 妈,你奶子真滑真大!哈哈!]

  舅妈身体明显一颤,哀声求道:[ 子杰,饶了妈妈吧!天昊真的会马上回来的!妈妈还要做人的,下……下次,妈妈随……随便你怎么样!呜呜……] 舅妈白皙秀丽的玉颊布满红晕,丰腴的身体因为急于让女婿离开而说出这么无耻下贱的话,羞臊得难以自抑地发抖。

  方子杰听舅妈这么说眼睛一亮,得意不止地哈哈奸笑:[ 妈,这可是你说的哦!哈哈!到时候可别反悔哦!]

  [ 嗯。] 舅妈羞愧地低着头,轻轻应了声。见方子杰还呆在原地不走,舅妈眼神紧张地看着四周着急地催促道:[ 子杰,乖,快点走好吗?!] 方子杰狡黠一笑,附到舅妈耳边说了些什么?舅妈一呆,愣愣地站在那,一会儿,叹了口气慢慢地蹲下身,缓缓拉下她女婿的裤子拉链……一根又粗又大又长的肉屌弹了出来,耀武扬威的在她脸前晃动,鸭蛋大的龟头似乎还冒着丝丝淫靡的热气!舅妈痴迷地盯着眼前充满雄风的男性图腾。[ 小冤家,刚刚才弄出来,就……又这么硬了!妈妈……会给你折磨死的……] 粉红的舌头着魔般地裹住了那坨雄伟……电梯门终于缓缓闭合,舅妈还痴痴地站在门口,眼神里有股说不出的眷恋不舍,恍如一个幽怨的妻子目视着自己心爱的丈夫慢慢离去。

  柔肠百结,芳心具碎!

  我的脑子一片混乱,呆呆地坐在楼梯阶上,烟一根接一根不断,既震惊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又羞愧自己到现在仍无耻勃起着的鸡巴!舅妈和她女婿不伦的那一幕猛烈地冲击着我的伦理观,脑海里无法阻止的不停地闪现出妈妈、小姨、岳母、舅妈、大姨子、老婆、表妹……那些熟到淌汁的丽影,这些大小熟女们表面上高贵贞洁,凛然不可侵犯,或许暗地里却撅摆着肥硕圆滚的白花花肉屁股,无耻地膜拜着她们神圣的雄伟图腾!

  被自己疯狂变态的想法吓了一大跳,同时又无法抑制那锥心的美妙快感!

  狠狠地踩灭了烟头,下楼按响了门铃。舅妈打开了房门,脸上挂着以往一贯亲切温婉的笑容。如果没有看到刚才的那一幕,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副恬淡温柔的假面具下会是那么的淫贱风骚!

  舅妈在厨房里辛勤地忙碌着,我暗怀心事地参观各个房间,客厅布置的温馨而又整洁,卧房里一尘不染,双人床上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 哼,收拾的倒挺快的!这对不要脸的丈母娘和女婿怕刚才就在这张床上操的正欢,淫水喷的到处都是吧!] 心中突然一动,忙跑到卫生间,白色的垃圾箱静立在马桶旁边,心怦怦直跳……果然,一大团卫生纸裹成圆状躺在底部,拿在手里,还没展开一股男女交媾后的臊腥味已扑鼻而来。[ 靠!骚味真他妈大!] 纸团中央一大坨半干涸的浊黄黏液,几根乌黑发亮的阴毛浸在其中!

  我嘿嘿冷笑……

  [ 哥,好想你哦!] 表妹娇柔的身体扑到我怀里。不知为何,有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温情爱怜的感觉,一股臊热在我心底滋生,怀中新鲜粉嫩的肉体不停地撩拨着我的肾上腺素!下身的肉屌明显开始膨胀,避免尴尬,身体不动声色地稍微向外侧转,我假装怜惜地刮了下她可爱秀气的小鼻子。[ 小鼻涕虫,哥不是来了嘛!]

  [ 讨厌死了!哥,不许叫我小鼻涕虫了!不然,我就……我就咬你哦!很疼的哦!] 表妹乌溜溜的眼珠直转,假装恶狠狠地威胁我。

  [ 哈哈,不叫了,不叫了,妹妹已经长大了嫁人了,很快就要做妈妈了哦!]

  我笑嘻嘻故意看看表妹平坦的小腹。

  [ 讨厌死了,不跟你说了,臭哥哥!] 表妹羞的一跺脚,跑去舅妈身旁挽着她的胳膊。[ 妈,哥好讨厌哦!不理他了,我们做饭饭去。]

  舅妈怜爱地摸摸表妹可爱的小脑袋。[ 都嫁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 大小丽人转身进了厨房,一对几乎相同肥硕的屁股随风自然摇摆,我暗暗吞了口口水。[ 真肥!真翘!] 偷眼瞧去,方子杰也眼神发亮直盯着眼前两团摇曳生姿的臀肉,心中有股强烈的妒忌![ 这两团又肥又腻的美肉都被他狠狠地蹂躏过,或许,今后还会并排撅着等着他临幸!]

  不敢再往下想,快要爆炸!

  或许感受到我的目光,方子杰很快地收起龌龊的眼神,脸上堆满笑意:[ 天昊哥,好久不见了。] 我也布满虚伪的笑容,假装客套着。凭心而论方子杰真的很帅,是时下最流行的那种花美男,脑子也聪明,嘴巴又能说会道,怪不得表妹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不过舅妈怎么也会这么肤浅?!以她的年纪阅历怎么会轻易的就被他骗上床?我有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浓重醋意。

  吃过晚饭,方子杰晚上还有其他应酬离开了,表妹不愿回去,一定要留下来陪我说话,我自然乐意,对方子杰的离去心里更是巴不得!

  总感觉表妹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好像比婚前丰腴了些,更加有女人味了。

  眼神有意无意地在她胸前和屁股上扫瞄。

  [ 哥!讨厌啦,你往哪儿看啊!] 表妹注意到我的眼神,俏脸上起了红晕,不依地娇嗔道。

  [ 呵呵,当然是往想看的地方看了哦!] 沟女无数的我,对付初为人妻不久的表妹绰绰有余。

  [ 哥,你坏死了,看我不告诉姑姑去!]

  [ 哈哈,看人又不犯法,你告诉我妈又能怎么样呢,嘿嘿,我偏看,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 大坏蛋哥哥,大色狼哥哥,我叫你再看!] 斗嘴表妹那是我的对手,被我气的说不出话来,只好用武力解决一切,张牙舞爪地扑向我……打闹中,表妹鲜嫩软腻的娇躯在我怀中扭动,刚刚平息下去的那点龌龊又悄悄开始抬头。我头脑一热,控制不住地按住表妹,扬手轻轻拍在圆圆肥肥的屁股上,落下时还偷偷揉捏了一下。[ 哥……别……] 表妹声音发腻发颤,白嫩出水的瓜子脸一片羞红。可爱的大眼睛偷瞄了我几眼,又羞不可耐把脸埋到白嫩的小手里。

  [ 咳!] 舅妈从厨房出来,柳眉不易察觉地微微一皱。表妹像受惊的小鹿似的从我怀里蹦起来,本来就红彤彤的脸蛋更像是火烧一般,两只小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摆了,慌乱道:[ 妈,你看哥老是欺负我。]

  [ 快去洗澡吧,你哥也累啦要休息了。] 舅妈眼神有意无意地瞥了我一眼淡淡说道。[ 天昊你也累了,去休息吧,舅妈房间给你收拾好了。]

  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今天所看到的一切给我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我心目中一直尊敬的舅妈竟然和她女婿发生了不伦奸情!越想越烦躁,索性起来抽根烟。月光分外皎洁,银白色的光影轻洒在窗外阳台上,我重重地吸了口浓烟,展开双臂一吐心中的郁闷!

  [ 哥,你在干吗?还没睡吗?] 表妹从窗户里伸出可爱清丽的小脑袋。

  [ 是啊!想着表妹,睡不着啊!] 我开玩笑道。

  [ 切!哥又说慌了,是想着嫂子睡不着吧,嘻嘻!] 表妹白嫩的脸蛋上微微一红。

  [ 你怎么还不睡呢?] 我好奇地走到她窗前。

  [ 哥,不要过来!] 表妹羞急地朝我喊道。

  走近一看,原来表妹上身只穿了一件小可爱,下面只有一条内裤,借着月光可以清晰地看见小可爱下高耸丰满的酥胸和两点醒目的激凸,两条粉雕玉琢的大腿根部肥肥的鼓出,紧窄的小内裤根本无法全部包裹住,几根乌黑的阴毛偷偷地冒出来。

  [ 色狼哥哥,叫你不要看你还看啊!] 表妹见我一脸色迷迷的样子,羞臊地一把抓过椅子上的衣物遮住婀娜匀婷的香躯。

  春光乍现,转瞬即逝!

  [ 谁叫你穿这么少的啊!再说了,有什么好看的,还是小孩子都还没发育好呢!] 我耍无赖似的调侃道。

  [ 坏死了,臭哥哥!睡觉当然只穿这些啦!还有,人家哪里没发育好啊!你乱说!] 表妹听我嫌她没发育好,示威似的挺了挺傲人的大胸脯。

  [ 没看到,没看到,衣服都挡住了,什么都看不清!反正我就觉得你就是还没发育好的。] 我笑嘻嘻地故意激将表妹。

  [ 讨厌啦!人家不是小女孩啦!哥哥你怎么乱说啊!我老公都说我很……很大!] 表妹被我一通黑白颠倒的胡侃,气的清秀绝伦的小粉脸发急,都把他们夫妻之间的闺房之事说了出来。

  我一阵暗笑,嘴里却假模道地说:[ 你老公懂什么?!反正我觉得你就是很小的,不然,让哥哥看看不就明白了嘛!呵呵!]

  [ 才不呢!哥哥真是个大色狼,想骗人家给你看咪咪,人家才不要呢!哼!]

  表妹也不傻,很快就明白了我的龌龊意图。

  我正想再鼓动三寸不烂之舌骗表妹上钩,门外响起了舅妈的声音。[ 小洁你在和谁说话啊?!都这么晚了,快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 妈,我没在和谁说话啊!不要吵我了,人家都睡着了那!] 表妹一面假装睡意朦胧地回应舅妈,一面又顽皮地朝我吐了吐粉红色的小舌头。

  我知道该回去睡觉了,小时候表妹住我家的时候,我们经常晚上趁大人睡着了,偷偷玩耍嬉闹,可这一次却给我一种异样的感受,以前的是温馨愉快的童年回忆,今天却掺杂着难为人知的色欲成份!

  手机设定的闹钟唤醒了我,一看已经九点半了。表妹早已经去上班了,舅妈还在厨房里忙绿着,一见我进来,和气地对我说:[ 天昊你醒啦,昨天还睡的习惯吗?舅妈给你准备了早餐,快点趁热吃。]

  吃完早餐,我跑到阳台去抽烟,准备等会去分公司拜访他们的老总。突然,一辆颇为眼熟的马自达轿车向楼下驶来,车上下来一个人抬头打量我处的阳台。

  我赶忙脑袋往回一缩。[ 是方子杰?他这么早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昨天他们俩在门口说的话,这小子忍不住了,一大早过来欺负他丈母娘?!] 心里突突地跳的厉害,端庄秀丽的舅妈等会就要和他的女婿苟合交媾,血气一阵阵的上涌!

  [ 舅妈,我出去了,中午不回来吃了!] 我站在门口,重重地一推门,然后兔子似的一溜烟跑到客房躲在门后。

  [ 天昊,中午回来吃嘛!舅妈给你做好吃的啊!] 舅妈急匆匆地从厨房出来,一看我已不在,秀雅的脸上一阵疼爱和好笑:[ 呵呵,这孩子跑的还真快,都这么大了,还和小时候一样是个急脾气。]

  我心里暗笑:[ 恐怕你的宝贝女婿比我更急吧!]

  果然,不几分钟,门铃就响了。舅妈从厨房出来双手湿漉漉的在围裙上擦拭,嘴里念叨着:[ 这孩子,怎么又回来了?该不是忘了拿什么东西吧?!]

  [ 子杰?!怎么是你?!] 舅妈端庄秀美的素脸泛红,握着门把的手明显一僵。

  [ 呵呵,不可以是我吗?妈,他出去了吧?!]

  [ 刚……刚出去……马上……马上就回来的!] 舅妈显然不善说谎,还没说完,脸已涨得通红,方子杰看来很了解这点,带着冷笑推开房门。舅妈站在门口或许知道已无法反抗,认命地轻叹了口气,跟着方子杰屁股后头进去了。

  方子杰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好整以暇地看着站在前面神情紧张的舅妈。[ 妈,你昨天说的话还记得吧!]

  [ 子杰……妈……妈……] 舅妈惊慌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 穿上它!] 方子杰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件衣物扔到茶几上面,口气不容辩驳。

  我仔细一瞧,差点呼喊出声来!桌子上的东西竟然是一双黑色长筒丝袜舅妈早已脸红的快滴出血来。[ 子杰……这些……这些……]

  [ 嘿嘿!我的好岳母,这些可是我精心为你准备的哦!] 方子杰脸上挂着猥亵至极的淫笑。

  [ 求求你子杰,不要这么折磨妈妈……呜呜……] 舅妈带着哭腔蹲在方子杰面前,抱着他的大腿哀求道。

  [ 哼,你昨天是怎么说的?今天可由不得你愿不愿意!快点!不然我要生气了!]

  [ 妈妈……会被你折磨死的……呜呜……] 舅妈无助地捂着脸颊啜泣,双手颤巍巍地伸向桌子……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淫靡景象,温婉秀雅的舅妈几乎是光着白腻腻的下半身,只穿着一件长筒吊带黑丝袜,丝袜的中间竟然还是开档的!一大丛乌黑绵密的耻毛暴露在空气之中,丰硕肥美于常人的大屁股被袜裤一托更加高高耸起,让两瓣雪肉肥厚地拱起,形成惊人心魄的诱惑!

  舅妈哀羞的低着头,两只手无助地想去护住胯下。

  [ 不许挡!] 方子杰冷酷地嚷道。

  [ 不要……求求你……子杰……妈妈真的好害羞……]

  我艰难地舔了下发烫的嘴唇,舅妈现在的形象真的是太让人震惊了!上半身穿着良家妇女保守的睡衣,而下半身却套着只有是最低贱妓女才会穿的开裆丝袜!

  端庄与淫靡共存,保守与裸露同在!

  [ 真他妈地太会玩了!] 我拨了拨硬胀得跑出内裤外的鸡巴,心里对方子杰是又嫉妒又羡慕!

  一个保守贞洁的良家美熟妇竟然能被折磨成毫不知廉耻!

  就在我还沉浸在意淫当中时,这边厢,方子杰已把舅妈按到沙发上,大白腿分开,小腿屈膝成M状,粉白的手臂用胶带纸绑在小腿上。这个姿势就像是屠宰场可怜待宰的大白猪般。

  [ 哈哈哈!] 方子杰似乎很得意自己的杰作,手指捏着舅妈白净的素脸不断着淫笑。

  [ 子杰……放开妈妈好吗?求求你了……这个姿势妈妈……会死的……呜呜……] 舅妈扭着丰腴的肉体,哭求着她的女婿。

  [ 呵呵,你会死的!不过是爽死的!哈哈,等会女婿就好好孝敬您老人家!

  哈哈!] 方子杰拿起一个沙发垫垫倒舅妈滚颤颤的大屁股下,这样一来,舅妈开档黑丝裤袜处的那团屄肉更加凸显肥腻。[ 妈,要开始了哦!嘿嘿!] 他从包里拿出一罐剃须膏喷摸在茂密丰盛乌黑的阴毛上。

  [ 你要干……什么……不要……子杰……你要……做什么啊……] 舅妈意识到了什么,开始拼命地挣扎。

  [ 不许动!不然割破了有你好受的!] 方子杰拿着明晃晃地剃须刀在他岳母面前恶狠狠地晃了几下,闪着寒光的刀影映衬出舅妈苍白惊惧的美颜说不出的哀戚无助!

  [ 哈哈!妈妈我很早就想知道这么多骚毛下的肉屄会是什么样子的?!] 冰冷的刀片沿着涂满泡沫正在发抖的淫肉缓缓游动,刀锋过后,一坨红灿灿、白嫩嫩、肥嘟嘟的蜜肉暴露在空气中!

  我和方子杰都目瞪口呆地盯着那块世间少有的方寸之地。

  只有最肥熟,最淫骚的媚妇人才配拥有这坨淫肉!两片异常丰厚的大阴唇微微敞开露出红艳艳的嫩肉,白肥隆起的阴阜顶端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肉蒂,早已耐不住寂寞,顽强地探出头来。

  一缕缕浓稠透明的黏液顺着会阴流汇到棕黑色的屁眼处。

  [ 哈哈哈!原来总工会的退休女干部生了个大骚肉屄!哈哈!说出去谁会相信平时端庄正经的周大姐,裤裆里却有贱货破鞋婊子才会长的肥骚屄!还没碰就流骚水哦!哈哈哈!]

  [ 不……我不是的……让我死吧……我……还怎么……见人……] 舅妈整个人发颤,几乎是歇斯底里般哭喊着。[ 子杰……你让妈死吧……妈没脸啊……没脸见人……]

  [ 女婿这就让妈您老人家爽死去!] 方子杰挺着粗大火热硬胀到极点的鸡巴狠狠地肏入进黏滑的一塌糊涂的靡肉里。[ 大屌女婿肏没毛骚屄丈母娘!哈哈!

  真他妈爽啊!]

  [ 子杰……求求你……饶了妈妈……啊……死啦……死啦……] 舅妈正向方子杰哀求间,大鸡巴突然捣入,酥麻的舅妈一阵急颤。

  [ 哈哈!真爽啊!女干部的屄肉会咬人哦!大家快来看哦,总工会正经端庄为老公守了十几年贞洁的周大姐屄肉快要咬断我的鸡巴了!哈哈!]

  [ 不要……不要看啊……我没有啊……我没脸见人啦……让我死吧……]

  [ 哼,还说没有!大家快来看哦,平时假装正经的周大姐正咬着她女婿的大鸡巴不放哦!] 方子杰不断地嘲讽刺激着舅妈,间歇中还不忘狠狠捅几下。

  [ 死啦……死啦……女婿要肏死我啦……我不活啦……没脸见人啊……] 舅妈翻着白眼嚎叫着,大肥屁股却一个劲地往上直拱。

  我的情欲已完全燃烧,一只手疯狂地套弄着完全勃起的大鸡巴,眼前的这一幕粗鄙刺激的乱伦荒诞剧触发了内心至深处那最黑暗的一点,犹如潘多拉的魔盒悄然开启,它还能再关闭吗?!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乐都城LDC693.com 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
0% (0)
0% (0)